? 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 
简体版 · 繁体版 ?
?
? ?
?
? ?
?
?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深渊之光
?
更新时间:2019-09-15 18:08 ?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
?
第三十章??莫名的情愫
?
????肖禹桐带沈心言去的是他在市区的住处,离刑警大队仅十分钟车程。下了车,沈心言才发现眼前仿若一处古香古色的民俗广场,琳琅满目的特色商铺,有别于平常店铺的热闹红火,店家客人温言细语,彬彬有礼,青石砖铺就的小巷曲径悠长,越往里走店铺越少,行至尽头,一扇古香古色的朱红色大门映入眼前,肖禹桐走到门边,按下一串数字,随即发出“嘀”的一声,门应声而开。

????“请进吧!”肖禹桐含笑望着他,微微倾身,右手伸向前,做出欢迎姿态。

????沈心言莞尔一笑,跨过门槛,目睹门内之景,不由得发出一声赞叹。两层小楼,红砖青瓦,庭院深深,苍翠树木,茵茵小草,小桥流水,翡翠碧波,蜿蜒曲折,相映成趣,虚虚实实,格外有趣。

????“进去吧!”此地应已深得他意,肖禹桐暗地里早已是心花怒放,言语却故作平静。

????屋内布置简单却温馨,日常用具一应俱全,放松之下,沈心言只觉越发疲累,已是无暇打量屋内情形,坐在沙发上揉着眉心。

????“失血过多,你需要好好休息,去床上躺着吧,如果你不想去医院的话,就要听我的啊!”肖禹桐半是胁迫的催促道,伸手想要扶起他。

????沈心言声音低弱的回复,“好。”随即身子一软,眼前一黑,陷入了混沌黑暗之中。

????本来就是术后未愈,在游乐园已是心神俱疲,加上又给孩子输血,沈心言陷入昏睡时间有些长了,长到他醒来,眼前的人都变了。

????“沈教授,您醒了?”一张稚嫩的脸上透露出满满的惊喜,努力辨认后,沈心言才认出他是於锦心。

????“小於啊,好久不见!”发出声音后,沈心言才惊觉自己嗓音嘶哑。

????扶他做好后,於锦心递上水杯,“谢谢!”沈心言微笑致谢,低头喝了一口,一股沁香的清甜味布满舌尖,“是蜂蜜水啊。”

????“嗯,老大泡好的。”於锦心有些担心的看着他,面色依旧苍白如纸,唇色惨淡,眼睑下油然可见一团青色。

????沈心言安静的喝完了整杯蜂蜜水,只觉从口腔到喉间再到胃里,都像被温柔抚慰了一遍,舒爽不少,再次开口,声音也温润了许多,“肖队离开没超过十分钟吧?”

????“沈教授您怎么,怎么知道?”於锦心错愕问道。

????沈心言扬扬水杯,笑道,“蜂蜜水还是温的啊,你刚说是他泡好的,依照这个温度不难计算出他离开的时间啊!是绑架拨有新进展吧?”

????“沈教授,周医生说你需要休息,不宜伤神。”於锦心忽然正儿八经的说道,顾左右而言其他。

????“好,我不问案子。”沈心言见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知晓是经肖禹桐嘱托授意,自己此刻是不易从他嘴里得知案情的,于是干脆放下心去,只略略打听那救下的六个孩子的情况,得知均无大碍后,方放下心来。

????微风拂过,一阵清香甜腻的花香飘来,身旁是老式的木质圆形钩花窗栏,侧目望去,一株粉红绒花怒放的合欢映入眼前,柔软艳丽的花蕊迎风飘摇,说不出的可怜可爱之姿。

????“这是您院里的合欢树,老大让移来的。”於锦心小心翼翼的说道,脸上浮现一抹赧颜。

????这小孩又在胡思乱想了,沈心言暗想,有些好笑的看着他局促神情,以及几番欲言又止,时张时合的嘴唇。但是,这是合欢树啊,肖禹桐将它移到属于他的住处,并且将自己安置在这里,别说其他人了,这其中意味恐怕连自己都不由得要多想了。

????想到这儿,沈心言也觉得脸红心跳起来,联想自李茜案以来与他之间的相处点滴,虽然两人私下都有理有节,相敬如宾,没有半点越矩之处,但两人的亲密度似乎在无意识中悄然增加,或者说是两人的相处模式已经由之前的好友兄弟模式悄然间已有变化,这种变化在哪里,自己也道不明,说不清……

????“沈教授……”於锦心连唤几声,沈心言才回过神来,双眸惘然失神,“抱歉,小於,我有些走神了。”

????於锦心宽容的笑道,“您身体未愈,精神上不集中也是正常的,我是想问您,肚子饿吗?周医生说您醒后两个小时要开始吃些流质食物了,老大熬了粥,您要不要喝点。”

????“好的,那麻烦你了,小於。”沈心言温和的致谢,掀起身上的薄毯,欲要下地。

????吓得於锦心赶忙抓住薄毯,按着他,疾声说道,“您还不能下来,周医生说过,您现在需要静卧休养,不然容易晕倒,头痛,还有胸口痛……”

????果然,只是刚坐起来,沈心言便觉得头重脚轻,眩晕感袭来,几乎无法坐稳,于是只好就着他的手劲躺回去,倚靠在雪白的抱枕上,面容雪白,乌黑碎发垂在羽睫上,黑亮的眼眸里,晕染上氤氲水气,眼波流转,顾盼生辉,虽然病容沉重,却掩不住一派雅致丰神之姿。

????於锦心看呆了,半晌才察觉到自己失礼了,于是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收回目光,逃跑似的快步走开,“我,我去盛粥了!”

????目睹他的窘态,沈心言心下一暖,眉眼舒展开来,笑颜逐开,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徐徐绽放,刹那间满室芳华,蓬荜生辉。

????肖禹桐进来时,正看到这副美景,不过是透过窗栏看到的,所以正处美景中的美人不知自己正成为别人的风景,兀自目送那位可爱的青年出门。无法道明的情愫,难以言出的禁忌,方才困扰自己的这些情绪突然间烟消云散了。

????沈心言慢慢合上眼,徐徐呼吸,脱离黑暗后,每丝光亮都是那么的弥足珍贵,那么明亮耀眼的人,自己能与他再次相遇,已是万幸,如今还能朝夕相处,又何须考虑诸多,珍惜眼前,顺其自然吧!心中放宽,沈心言突然觉得牵扰身心许久的线倏忽间断了,不管了,随遇而安吧,毕竟,自己这辈子能掌控的寥寥无几,现在又何必杞人忧天,庸人自扰呢?

????轻慢的脚步声传来,沈心言缓缓睁开眼,一边略微坐起来,一边嘴角噙笑说道,“好香啊,闻得我都饿了。”

????来人没有回应,只听他放下碗勺,叹了口气,方无奈的说道,“你都睡了两天了,不饿才怪!”

????闻言后沈心言先是一愣,继而喜笑颜开,眼眸中的温柔和喜悦晕染开来,略微上扬的眼角竟飘出一丝羞涩,脸上故作平静,开口却几乎颤抖起来,“你,怎么又回来了?”

????“那小子笨手笨脚的,我实在不放心。”肖禹桐绞着毛巾,水声滴滴答答,他竟细心至此,知晓自己素来爱洁,两天昏睡,梳洗自然顾不上,但在用餐前可以洗漱,也是舒服不少。

????“谢谢。”沈心言柔声说道,伸手正要接过毛巾,不想那人却直接掠过自己的手,细细柔柔的在自己脸上擦拭起来,舒适的温度,柔软的质感,还有仔细温柔的手法,刹那间令一向平稳冷静的沈教授如临大敌。

????肖禹桐似乎没有察觉到他的失态,为他擦拭好脸庞后,在擦拭颈间、双手,那细致温柔的程度,简直不亚于对待一件价值连城的出土文物!

????“好了,可以喝粥了。”肖禹桐放下毛巾,端起白粥,舀起一勺,轻轻吹拂,送至他的唇边。

????腾的一下,沈心言苍白的脸上染上了两朵红云,眼角都晕染出一抹羞色,“我自己来。”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又不是第一次喂你。”肖禹桐满不在乎的说道,故意板起脸,一副油盐不进的固执模样。

????沈心言知晓他吃软不吃硬的脾气,只好听从他,张开口。

????肖禹桐熟练的喂下一勺白粥,拿过一旁的手帕轻拭着他的嘴角,这才心满意足的笑道,“这就对了嘛,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吃饱了,把身体养好了,才有力气去救人不是?”

????听到救人二字,沈心言才终于从莫名的情愫中抽出神来,还有八个孩子、两个大人在绑匪手里,自己怎么能沉溺于未知的私事中呢?绑匪仇视权贵的心态,不稳定的情绪,犹如一颗不定时炸弹,随时能将受害者炸得体无完肤啊!
?
?
?
?
 
?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做任务领红包的群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