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风网小说    一键收藏
最近阅读 ??? 
简体版 · 繁体版 ?
?
? ?
?
? ?
?
? ?最新更新? | ?排行榜?| ?完本小说? | ?论 坛? | ?作家福利? | 作家专区
快捷导航:
?
天风网首页->书库首页->小小野心家覆灭记
?
更新时间:2019-09-27 16:32 ?
返回目录
送鲜花
打赏
?
?
第二十七章省委书记
?
????电视台的新闻,不,大约所有新闻媒体的新闻一半是记者凭着职业的敏感沉到生活底层去捕捉,一半呢,则是官方指派的。譬如市委市政府的头头脑脑们有什么外事活动或开什么会议,再或者到下面县市去视察什么的,对于这些早就排在日程表上面的东西,自有两边办公室通知市委宣传部,再由市委宣传部通知电视台派记者随同前往。这些负责通知的老兄们也心细得赛过绣花针,比新闻的五要素还要多出几个要素来:记者必须几点几分赶到什么地方(只能提前,决不允推迟);同什么人坐哪号车子;多长时间;摄像机重点跟什么人;新闻的时长是多少;解说词交由谁最后审定;是单条还是搞系列报道等都给规定得清清楚楚。对于这种应景的东西,一般说来记者都看作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为啥?你跟着头头们下去,迎进奉出,好酒好菜地招待你,说不定晚上还给安排一埸舞会,岂不是神仙过的日子?那解说词也不用你费心,自有人到时交给你一分通稿,你连笔不消动得,只管拍好几个镜头,说白了你只要把最高长官的形象搞得很突出,准保他望着屏幕上的自己笑得牙都包不住。下次他要是还下去就会指名道姓地还是要你跟着去。即使市内的活动,你只要如法炮制,把他的形象搞得跟明星一样光辉灿烂,也会叫他烙下你的好印象来。他虽然一时没有记住你的名字,但也决不会埋没你的功劳,在适当的埸合你就会在他的嘴边被分毫不爽提到,别人一听那准是你,绝对没错。——他描绘得很逼真嘛:上次拍摄某某新闻的那个小伙子不错嘛,戴着一副宽边眼镜,脸是园园的一副娃娃像,对了,耳朵上还有一颗黑痣的什么的等等,简直就跟凶杀案现埸目击证人勾画出这么详尽的外貌特征来,你还会对不上号?

????这就是说,记者们一般都很愿意跟着市里的头头脑脑们前行,心甘情愿地去记录他们的“历史轨迹”,而最怕的是闪电行动——突然一个十万火急电话,说某某书记或某某大人物莅临南源,必须10分钟之内赶到指点的地点。那你就抓瞎吧,等你填写申领设备单、找小头头签批,然后跑到设备库去领取设备,出库时还要检验一下是否完好,这么一折腾,时间早溜过了不知几个十分钟,等你救火一样赶到指定的地点时,你就连人影儿都找不到了。你说那还把你急个半死?哪怕你急得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到底将你要捕获对象找到了,当晚还是把那条新闻播出去了,就因为你的迟到,也要把你批个灵魂出窍。但愿这种突然袭击情况少出或最好不出,但是主动权毕竟不在你手里呀,你能保证不会遭到突然袭击吗?

????今天下午上班过去一个小时,靳绍宗就遭遇到了十万火急的情况——市委宣传部紧急通知,省委书记顾一飞给市委也给了个措手不及:仿佛从天而降,轻车简从地突然从市委大院里冒了出来,连口水也顾不上喝,甚至连车也没下,就要去视察为建城千年庆典而修缮的几处国务院公布的重点保护文物单位的情况。不待市委办公室的人(可能也来不及通知市委宣传部吧)说下去,靳绍宗的第一个反映是,火速派记者赶去!他急忙给新闻中心主任徐大海打电话。徐大海一听省委书记顾一飞来了,也急得声音都变了调说:“靳台长,现在现在……我现在赶紧找新闻部主任……”

????“少跟我扯淡!这么一级一级找下去,找到猴年马月?一秆子插到底,你亲自跑到新闻部派人!”

????五分钟后,徐大海回了电话,恨不得哭出声来说,“靳台长靳台长……派不出人来……人……人都出去了,设备也也……”

????“你不会把在外面正拍摄的记者薅一个回来?”

????“好好好,我来跟新闻部……”

????“你心里没数是吧?不知哪些记者在那些点上是吧?要问问新闻部主任是吧?你说你这是不是又在跟我扯淡呢?直接派!火烧眉毛的事情,还要按工作程序办,那非砸锅不可!”

????他妈的,机构设置上好好的两层结构,台长们一秆子就能插到底,简洁明快,非要搞所谓的改革创新不可,变成三层结构,人为地复杂化起来,看看给工作带来多大的麻烦。

????靳绍宗手机通了,徐大海长吁一口气报告说:“到底抓了个颜啸朋,就这他还一个劲地说手里的设备不行……”

????当晚《南源新闻》里头条就是省委书记顾一飞视察南源市千年庆典筹备情况的新闻。靳绍宗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还在他审片时就预感到这条新闻会惹出一埸风波:大概由于摄录设备太次,画面上的顾书记好象当年的鬼子进村,专拣深更半夜悄悄地干活,黑乎乎的分不清眉毛胡子哪在哪,遑论市委书记荣佩诚等人了,那简直成了一口一个“太君”的皇协军了。当然新闻解说词还是堂而皇之一派官家气派:“风尘土仆仆从省里赶到南源的省委书记顾一飞,顾不得片刻休息,在市委书记荣佩诚的陪同下,饶有兴趣又十分仔细地视察……”云云。直到靳绍宗审完片将笔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到底签批了“同意播出”几个字,他的心里仍然是鼓声乱响。

????果然晚上8:05分,政工科紧急通知:所有的台长和纪检书记到台会议室开会。8;10分,台领导全部到齐。最后一个进到会议室的是台长欧阳孝谦。他那英气勃勃很有力度的脸绷得紧紧的,森然煞气汹汹怒气将他扭曲成了变形金刚,开创了他来南源的“新纪元”。他刚一坐进那个头把交椅的位置,就喷出一股火气说:“刚才接到市委晏秘书长的电话——从话筒里都感受到他的满腔怒火,他说市委荣书记大发雷霆,命令他打的这个电话,说南源电视台怎么搞的,究竟是干什么吃的,把省委顾书记拍的……你们看看是个什么样子?这要倒转回去二三十年,肯定是个非常非常严重的政治问题,当然现在也不能说就不是个政治问题,堂堂的省委书记被严重地丑化了,这个政治影响是恶劣的,客观上就是诋毁共产党人嘛。责令南源电视台必须严肃查处,并将处理结果上报给市委办公室,荣书记要亲自审阅!大家看看这个问题怎么处理才能对市委有个满意的交待?这是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还有几个人也要给予相应的处理!先说说对拍摄这条新闻的颜啸朋怎么个处理法吧!”

????这种态度这种语气这种措词,实际上已经为此事定了调子,弄得大家不同程度的惶惑着,目光谨慎地偷窥着对方,怎么表态。一丝冷笑却掠过靳绍宗的嘴角。他说——也是大为生气的一肚子牢骚:“这个晏秘书长也真会拿着鸡毛当令箭,这中间也不知他自己发挥了多少呢。按说顾书记那条新闻拍的是个次品,可是这能完全能怪我们的记者吗?除了颜啸朋有责任外,其他的人有没有责任哪?市委的电话来得很突然,是他们具体办事的人忘了突然想起来了,还是真的顾书记给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我听说顾书记就很烦省内的媒体几乎天天炒作他,记得他好象不专门找省里的几家新闻单位头头谈过话,叫他们彻底改变这种谁官大谁就天然地要占据媒的头版头条。顾书记可不是做官样文章。其实顾书记来南源视察我们不报道也是可以的。一是符合他本人的初衷;二是一时又找不到记者,找到记者又没有象样的设备,你要处理记者,做记者的有苦水到哪里去倒?电话是我接的,接到电话我就马上找中心主任徐大海,徐大海也是急得差点上吊,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慌慌地到处找他手下新闻部的主任——组织程序摆在那里,象这种特殊情况不按程序来是可以的,可是徐大海并不知道记者当天的分布情况嘛。这么找来找去还能不耽误时间……”这不明明贬损当初靳绍宗就极反对过的内部机构设置不是简化而是复杂化了么?

????“靳台长你说说怎么处理颜啸朋吧?”要是其他资历浅的台长也这么不顺着他的思路前进,欧阳孝谦早就发作起来。

????“这件事情既有主观原因也有客观原因,而且客观原因占大头,前次已经把叫他下岗两个月了,在小青年看来这就是最重的打击了。现在批评一下算了。开除是没有法律根据的!这就是我的态度!”

????“你们都说说都说说!”欧阳孝谦窝着一肚子火,那声调顿时高出了八度。

????平时与欧阳孝谦贴得很紧的梁红艳与仲长霖一时也不吭声了,不知是当着老台长的面,且又与欧阳孝谦台长又有理有据地甩出个别样的基调,他俩不知道究竟听谁的好——本来应当听一把手的,可是他俩又觉得当记者的确有许多难处,两人都是从记者堆里混出来嘛。他们还必须揣摸着,然后看看谁的意见占上风就表个态算了,便迟疑着暂进没有开口。纪检书记王睿当然要为颜啸朋说话:“我看老靳说得有道理,大道理小道理都很有道理。我听颜啸朋拍摄回来后说顾书记并不是专门来看南源建城千年文物古迹修缮的情况的,而是到平阳市路过南源顺便来看看。顾书记本人还当埸就批评过说,现在中央强调三贴近,你们很了不起,又加了个贴近领导?这很不合适嘛!所以实在要给就按老靳的意见给个批评吧。”

????管技术的副台长管管建平也不紧不慢地说:“那条新闻我没看,我听说颜啸朋赶到设备仓库去时,就只剩下一套超期服役五年多的老BETACAM,他用的就是这种货,你就是中央电视台的王牌记者也没有回天本事……”

????“照你们这么说,不但不应当给颜啸朋个处分,倒应该给他记个特等功才对喽!”欧阳孝谦的忍耐终究是有限度的,特别是靳绍宗的那席话里似隐含着中伤他强行搞的中心制。他笃笃地敲得桌子快要溅出火星来,口气也猛地变得酷厉起来,“我不赞成你的观点,那是姑息迁就——客观上就是这样的!台里现在盛行一种歪风邪气——关于这个问题我在后面要具体谈到。我们常说从严治台从严治台,从哪儿严起?撞到眼皮子底下的问题都熟视无睹,这难道不是种可怕的麻木吗?问题又回到颜啸朋那里去,既然设备一开始发现就不行——好就当他没有发现,这没发现也是个不应有的问题?那你为哈不采取措施弥补呀!譬如赶紧跟其他记者调换嘛!他这么做过吗?没有!正因为没有,这恶劣的影响就发生了!如果我们在座的各位把角度站在一个应有的高度来看问题的话,就会感到问题的确严重。我们就关起门来一家人说话,南源电视台的改革创新如阵阵春雷,这雷声就是在全省都是有震动的。可是居然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不从严处理怎么说得过去?一定要严肃处理!这是没有价钱可讲的。颜啸朋也不是头一次这么不负责的对待工作了。小青年怎么啦?法律面前都人人平等呢,他为什么就可以例外?所以应当除名——从电视台里开除掉,好在我们又招聘了20名记者,培训一段时间,再磨合一段时间就可以上岗了。我们并不缺人!”

????在一片愕然的目光中,靳绍宗表示坚决不同意——他当然听得出来欧阳孝谦所说的“小青年”批的是自己,他可以不计较。但公道话不得不说:“即便要处理充其量让他待岗个把两个月了不得了,每月应当发给他三百元钱的生活费,人家也要活命哪。”理由他又说了一大堆;接着王睿也与靳绍宗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也将理由说了一大通——不过他说的全都是重复靳绍宗的那一番话,而这一番话到了他的嘴里还倒腾了好半天,大家总算把他的意思听明白了。他也只同意要处理顶多叫颜啸朋待岗两个月,每月发他三百元或四百元的生活费。

????“既然有这么大的分歧——当然这种分歧在工作是正常的,那就表态吧!”欧阳孝谦深知这次如论如何不能克隆决定新闻中心人选的做法,每人发一张纸,搞什么无计名投票表决,这次他没事先暗中操作一番,心里没底。不,他多少还是有底的:至少靳绍宗管建平王睿是一个调子,但也保不准梁红艳与仲长霖中有人背叛他,那样一来他就尴尬了。他只能叫大家当着他的面表态。他的话音落下,就是一片面面相觑的沉默,没有表过态的人都在思谋如何做到两方面都不得罪。殊不知,沉默就是一种态度,而对于欧阳孝谦却是难得的暗示。于是他毫没必要地大声咳嗽了一声说:“既然大家许多人没有表示态度,那就是等待我来集中喽。我们知道,在一个构建得很能够好的组织中,每一个因素都是关键,如果一个关键因素在运作中出现问题,应当马上改变或去掉,否则整个组织都会被殃及。懂得了这个道理后,那我就说出如下处理意见……”

????靳绍宗面无表情地望着欧阳孝谦,心里却在冷笑:真有你的欧阳孝谦台长,你搞的那个在职研究生真没白折腾,又学得了几句新玩艺,拿出来贩卖往往都恰到好处!”

????“……那就尊重靳台长与王书记的意见,叫他待岗三个月,每个月发给三百元的生活费!翦长柏记下了吗?连夜起草文件——行文格式你应当懂:经台长会议集体研究……天亮下发并张贴出去!”

????接着欧阳孝谦叫大家议一议另两个人的问题:“播音员杨帆许多观众来信,评价不好,说他根本就代表不了南源人的形象,有许多字都咬不准,比中‘二’与‘爱’——就象《红楼梦》里史湘云总喜欢把二哥哥说成爱哥哥,好在新招的播音员可以正式与观众见面了,新面孔就意味着新的活力。就叫他当记者去吧!”欧阳孝谦这样说着时,根本不看大家,事实上许多人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尤其是仲长霖,平时哪怕针扎一下面孔都没有多少动静的人,这刻儿却刷地满脸涨得通红,几欲张嘴要表达什么意见。却见对方却没有停歇,他也不好横插一杠子,只在心里一个劲地叫苦:“杨帆哪,你这个不听话的东西,我怎么教导你来着,我说要懂得做人的技巧,要学会向敌人致敬,你不听,照样由着嘴巴痛快,这不,报应说来不就来了!”

????欧阳孝谦哪管这些,他仍然说下去:“再一个,跟我开车的小王,他的技术完全不行,还是个别生手嘛,几次差点把车开到沟里去了。可以说我坐一次车就爆一身冷汗。我的意见叫他到保卫科守几天门房再说!这件事情归梁红艳管,你就叫他明天到保卫科报到吧。不过先好好跟他谈谈,疏通一下情绪嘛!”在座的没有一个不知道的,都怪这小子嘴巴缺个守门的,有种贩卖欲,常常鬼鬼祟祟地把嘴巴凑近别的耳朵边说:“哎,你可别对外讲噢,皇甫台长清明节时,哪是回老家去跟他老爸扫墓去了,而是到省委都书记窝在大山沟里的老家去哭祖坟去了,感动得都书记哟差点抱住他喊他我的亲亲好儿子!”“哎,你可别对其他人讲呀,皇甫台长今天又借到省里搞在职研究生文凭,与那个四与十不分的花瓶去‘取长补短’‘填空补缺’去了!”……想想这小王真不配当领导的司机。第一年,你听领导指挥,叫往哪开就往哪开就往开;第二年,你多问问领导往哪开,领导指到哪你的车轱轳就往哪儿转;第三年,领导往车上一坐,你略一察颜观色就知道他要到哪儿去,不用他开口你就把车开到他要去的地方。这就是你指挥领导了。除此以外,你就当个聋子瞎子。你小王不要说三种境界都没有达到,而且还犯了当司机的大忌,那,对不起,你小子吃不了兜着走吧。

????“这个问题不需要讨论了吧,局部调整一下,工资又不少他们一分!”靳绍宗的确想再来点不同看法的,他想说男播中杨帆是很称职的一个,前不久总编室搞过一次问卷调查,他的得票率相当高,怎么就随心所欲地就把他挪到别的位置上去了呢?他忍了忍,到底没有忍住——不过,口气却透着叹息惋惜与无奈,他说了总编室在观众中问卷调查的结果。他说观众这么看好的播音员,这种处理是不是不太公正?欧阳孝谦拦腰截断他的话说,靳台长这个问题是不是不要争论了吧?就算他在播音中是很优秀的,把他放到记者队伍里去加强现埸新闻采拍力量,对提高新闻质量是不是大有好处?对他本人呢?是不是增长了新的才干?到时候他感谢我都还不及哩。他妈的明明整人却又弄得色采缤纷,美丽如画,你怎么好反驳他?如果自己再一口,肯定又要与他争起来,以后还怎么供事?算了,杨帆就让他委屈一下吧,再说现埸出镜也得象样的记者,这对杨帆未必不是件好事。无意中靳绍宗瞟了仲长霖一眼,发现他正异样地盯着他,那眼睛里的波光漾动着很复杂的涟漪。

????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欧阳孝谦就决定了几个人的命运,改写了几个人的发展方向。至于他说后面我还要谈到……直到会议结束他都只字未提。
?
?
?
?
 
?
联系我们 | 作者投稿 | 支付中心 | 提交建议 | 关于我们
天风网—中文第一阅读平台!湖南天纸风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做任务领红包的群 Copyright 2013-2019 天风网www.tf.t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0357号
?